加入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公司简介
经营项目
工程案例
工程技术
新闻中心
资料下载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
  经营项目
  联系我们
联系人:杨生(13924137685)
电话:020-61010697
传真:020-61010697
邮箱:xdyt668@163.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假日新街1号瀛丰酒店160号
邮编:510000
网址:www.xdyt668.com
  友情链接

绿色建筑:只有想不到 没有做不到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3年3月19日 已被浏览 810 次

     瑞士:大树旅馆
  瑞士的寒带森林里新近落成了一家“大树旅馆”。它将对游客全年开放。在这里,人们不仅可以摆脱繁忙的生活,还能与大自然和睦相处,体验到森林夏日的魅力和冬季雪景的灿烂。“大树旅馆”名副其实,旅馆的每间客房都建在树上。这个灵感来于一部纪录片,影片中三个城市青年通过共同建造一座树屋一起寻找到生命的根。旅馆中的每座树屋都独一无二,由不同的设计师设计和建造。建造树屋的原材料主要利用当地的木材、每座树屋还都装有采暖地板,最先进的环保焚烧型厕所,以及高效节水型洗手盆。此外,每座树屋都配有斜梯或矮梯以保证上下便捷。

  印度:塔塔高楼

  塔塔公司(印度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以及世界上最便宜的汽车制造商)近期宣布将在孟买建造一座革命性的高楼——塔塔高楼,它不仅将成为塔塔员工的住宅小区,也将成为电动汽车的垂直停车塔。

  据预测到2030年,四分之一的孟买城将被停放着的汽车所覆盖。这无疑意味着更少的公园、住房和基本的公共空间。设计塔塔大楼的目的就是要试图解决这一紧迫问题。除了鼓励替代能源汽车,垂直停车系统将使停车密度达到最大,以腾出更多的使用面积创造绿色空间。该建筑还将使有一个类似百叶窗的光伏能源系统、与建筑一体化的风力涡轮机、能够为建筑以及汽车提供电力的藻类农场。

  孟买是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城市。虽然我们通常认为城市密度对于创造一个绿色世界是件好事,然而对于缺乏必要基础设施的孟买并非如此。由于缺乏有效的城市公共交通,越来越多的人需要买车,并且每辆车都需要一个停车场所。此外,汽车尾气是孟买的主要污染源。如果人们能被鼓励购买塔塔的Nano EV电动车,并有一个方便的地方停车,那么不仅空气质量将被改善,而且更多可用于公共交通系统和公园的地面空间也将被保留。

  塔塔高楼的设计解决了孟买面临的三个问题。首先,它为塔塔公司的员工提供了930个生活住宅,并鼓励推动他们使用Nano EV或其他替代能源的汽车。其次,通过塔芯内部上下移动的小平台,它可以轻松将4050辆汽车送入停车位,解决停车难的问题。最后,它自身能产生足够的能量。此外,设计师还希望塔塔高塔能为印度乃至世界其他地方做一个绿色典范。

  荷兰:“教堂式”垃圾焚化炉

  荷兰建筑师埃里克·凡·艾格拉特近期为丹麦罗斯基勒设计了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他的这项设计既达到了工业设计的目标,又拥抱了该地区的历史建筑遗风,获得了建筑业界的一致认同。焚化厂预计在2013年完工,届时它每年将为该地区处理26万至35万吨废物,并为6万个家庭提供全年的电力和暖气。

  当提到他的设计时,艾格拉特说:“这是一座当代的大教堂。它与周围的环境相互呼应,100米的尖顶将这迷人的创造与可持续能源产生的过程相衔接。“

  的确,艾格拉特的设计使这座建筑不仅仅是一座电站,也成为地平线上的一个坐标。镂空的外观是这座焚化电力厂最引人注目的特点之一。建筑物的外墙由铝制成,开有一个个圆形开口。夜里,光从建筑内射向外,将建筑物瞬间变成一座耀眼的灯塔。

  韩国:城东艺术中心

  韩国的城东艺术中心将成为一座城市森林,不仅为文化节目提供场所,还将营造出郁郁葱葱、令人振奋的环境。这座被称为“文化之林”的建筑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可持续建筑——由太阳能供电,拥有大量的树木和植被,此外,在建筑物内的循环走道上形成的一个波浪形景观还将创造出一种温馨的氛围。

  该建筑类似立方体,但在不同的水平层面设计有暴露于室外的绿色空间。这些绿色空间不仅点缀着建筑,也使建筑内的空气流通,新风不断。“文化之林”就像是一个建筑物内的城市公园——长椅、树木、茂密的植被。人们可以在这里放松和思考,并俯视城市。此外,太阳可以透过这些绿色空间为大楼提供自然照明。大楼的屋顶还将安装太阳能电池板,为整个中心提供可再生能源。

  文化中心的内部设有一个戏剧性的葡萄酒色的飞行剧院。剧院由几何形状组成,以提高音响效果。中心还包括图书馆、儿童玩耍区,以及鼓励环保和健康生活的节目等。

  新西兰:环保高级法庭

  位于惠灵顿的新西兰最高法院是建筑史上的一次惊人壮举。这座建筑不仅体现了国家的传统和历史,同时也是一个可持续发展建筑的典范。这座建筑的设计灵感来自于新西兰本土植物,并充分使用了当地的可持续材料。承建装修这座大楼的沃伦马奥尼设计公司近期也因此获得了新西兰建筑设计的最高奖——最佳金奖(Gold Best Award)。只有在图形、空间、产品互动设计中精益求精的作品才能获得此项殊荣。

  新西兰最高法院大楼于2009年竣工,与之同时完工的还有旧高等法庭的装修。设计师在设计时没有选择建造一个庞大的多层结构,而是选择了一种两层楼高的方形建筑——这种选择尊重了历史法庭的传统,使其仍带有其独特的气质。

  法庭位于建筑物的中心,内部则由2294块一种名为银山毛榉的木材所覆盖,以提高音响的效果。这种内部镶板的设计受到了贝壳螺旋图案的启发。具有传统新西兰风格的一个8米高的屏幕作为一个遮挡屏包裹着旧法庭。这块屏幕由回收的金属制成,不仅能遮风避雨,还为新建大楼的内部办公室提供了隐私保护以及遮阳、眩光控制等功能。

  建筑本身的设计也关注于使用的节能环保。太阳能光热板为建筑提供热水,而双层玻璃窗、节能照明和空气质量控制系统尽可能地使能源消耗最小化。

  美国:芝加哥的高速公路农场

  购买本地产品作为一种减少碳排放的方式正变得越来越流行,但事实上,许多城市,包括芝加哥,因为过于密集和庞大,离最近的耕地仍有很远的距离。近期,美国的一家创新工作室就希望通过改造芝加哥周边的高速公路来解决这一问题。他们将对俄亥俄州的一条高速公路支线进行试验,利用高速公路的公共空间,提供生产农产品的“温室”。

  有别于传统的耕地,这种“温室”的出产率更为高效。在传统农业中,12.5亩土地一年的产量能够提供一个人一年的所需,而“温室”中相同数量的耕地则能养活36个或更多的人。在最优化的情况下,这些建在高速公路上金字塔形状的“温室”将可以满足俄亥俄高速芝加哥附近市场、餐馆的需要,而市民们也只需短途行车,甚至步行,就能自己采摘水果和蔬菜。

  这座高速农场具有过滤系统,能够过滤公路上的污染大气。它还将作为一个市民和学生的教育基地,让人们对粮食生产有一个更新更深的认识,并将其连接到自身生活中。

  中国:旧仓库的华丽转身

  最近,上海的三个旧仓库被改造成了出色的艺术综合体。该仓库原先用于存放布料,受此启发,设计师将仓库的外表由普通的煤渣块装饰成了起伏的外墙,让人联想起面料。这一改造也使日光从墙中渗入,为建筑内部提供光线。

  三个相邻的仓库被连接在了一起——开放区域、展览空间、工作室、办公室、会议区一应俱全。建筑的外立面还包括一面玻璃墙,小煤渣块被有序地堆积,并以特定角度旋转,为建筑的三面带来一种光影环绕效果。

  工作室包含两个内置房间和一个巨大的雕塑般的楼梯。旧仓库的大部分原始结构被保存了下来。仓库中央的原结构被削减了部分,提供了一个可用于集会和娱乐的开放式庭院。

  土耳其:用于降温的屋顶水池

  土耳其西南部一座名为“爆炸屋”的建筑因其屋顶的雨水收集池——一种自然冷却系统而备受瞩目。

  “爆炸屋”由三座房子和玻璃中庭组成。每一座房子具有不同的功能:一座为主卧室和浴室,一座为厨房和饭厅,第三座是客房以及书房。最大的玻璃中庭不仅是这座房子的入口,也提供了一个180度的海湾观赏景观。

  房子的冷却依赖于两个被动式的散热系统——雨水收集和自然通风。首先,房子的屋顶被设计成混凝土浇灌的洼地,用于收集雨水。雨水从一个屋顶流向另一个屋顶,并不断循环,通过蒸发冷却房子热量。另外,电子化的玻璃中庭窗户可完全滑开,与地面齐平,开放的空间促使了自然通风。

  绿色建筑,赋有诗意的艺术对话斯蒂芬·霍尔

  创造性和富有想象力的设计对可持续建设和地区开发具有根本性意义。

  斯蒂芬·霍尔是当今活跃在建筑界最知名的建筑师之一。他的建筑作品涉及博物馆、教育设施、住宅以及其他许多建筑门类。位于深圳的万科大梅沙新总部是其最近的力作之一。这座建筑被称作是“躺着的摩天大楼”,如果将它竖立起来,和美国帝国大厦差不多高。6万平方米的建筑基地,除8个支撑主体的交通核外,整体悬空,海风、山风相互流通。

  斯蒂芬设计的建筑物与一般设计师的作品不同,他的风格一概不落窠臼,其灵感都源自对建筑主体关联性布局的独特审视。斯蒂芬能够独具匠心地通过精巧的形式将空间和光线融为一体,他也因此成为有关当代可持续设计话题的中心人物。其作品无疑也为他赢得了声誉。

  斯蒂芬为人低调,很少接受采访,但在一次难得一遇的机会中,他与美国Inhabitat网站记者交流了绿色设计的看法,以及一些童年往事。

  Q:绿公司

  A: 斯蒂芬·霍尔

  Q:您怎么看待自己的标志性风格?您又是如何持续不断地创造出富于构思、独具意境的建筑作品的?

  A: 我认为建筑物需要完全融入它的规划和选址。建筑理念必须深深植根于它的现有环境,不能跟风。我的第一本书就讲述了建筑物与其选址、文化和历史渊源的关系。如果建筑物的创意理念可以进一步走向深入,而不是进一步走向宽泛,那么它对其所处的位置就是有意义的。它可以凸显出一地的思维内涵和愿景,甚至凸显其幽默性和故事性,不论该建筑物是哪种风格。

  Q:您是否关心自己建筑作品的环境和社会可持续性?如果是,那么绿色建筑方式在您的作品中起着怎样的作用?

  A: 在21世纪,地球三分之一被开发,而其中的大部分都处于垃圾蔓延的状况中。我们必须根本转变思想,重新审视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强调,创造性和富有想象力的设计对可持续建设和地区开发具有根本性意义。

  比如万科大梅沙新总部。中国深圳市的人口从8000增长至超过1200万,自然景观正在迅速消退。为维持动植物、自然含水层以及总体气候环境之间的平衡,保护城市植被至关重要。先进的结构技术及施工技术为飞速增高的建筑物、水平摩天大楼和桥梁开拓了其构建新的城市空间的潜力。万科总部“躺着的摩天大楼” 凭借斜拉桥技术与高强度混凝土结构的深度结合,能够上升至35米的高度,实现公共景观的最大化,并能最大限度呈现出远离生活和工作场所的海景。大楼下郁郁葱葱的热带风景保留了该地区的原始植被,美景尽收公众的眼底。

  Q:就环境可持续性设计而言,您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 在保证零碳、超绿色建筑目标的同时,必须将建筑物空间、几何、光线的大比例融合作为核心目标。建筑物的诗意特征与绿色建筑方式之间的平衡至关重要。

  Q:很多人认为您在设计建筑物的过程中对用户体验和自然光线给予了极高的关注,是这样吗?您能否对这一点再详细地谈一谈?

  A: 如果没有光线,空间感也荡然无存。建筑物通过光线的无声描绘来传达信息。正如四通八达是城市体验的一部分,光线通透的确是建筑物空间感的一个组成部分。

  比如,赫尔辛基当代艺术博物馆,它最重要的建筑材料就是光。25个画廊构成博物馆的主体,而它们全都透着缕缕自然光。光学特性主导着我们很多的决策。赫尔辛基的阳光入射角度从不超过51°,这样的小角度有利于为建筑物的“捕光”部分设计出分部造型。人们也可以看到自然光照条件的变化,所以天上飘过浮云时,能看到地上的云影;随着内部体验要求的变化,光线也会发生变化。

  从一开始我们就对空间、光线和作品理念作出了构想。在通常的观念中,色彩和光线是第一道风景,它们是建筑理念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选址处的独特性所在。建筑工作一开始就反映出光线无穷的变幻可能,而它还将持续到未来。

  Q:您能向我们谈谈成长过程中所居住的房子吗

  A: 在我成长的小镇上,并没有接触过多少建筑学。我的兄弟詹姆斯·霍尔是一名雕塑家兼画家,我和他所做的跟建筑有关的事情就是在树上盖屋子。我们建造的俱乐部有时候有两层或者三层高,也有一些较为复杂的建筑类型。当我七八岁时,我们同时建造的不同类型的项目可多达三个,即一个两层的树屋、一个三层的独立式俱乐部和一个地下俱乐部。我记得当时我们用木材作为建筑物的顶部,并用旧毯子铺在上面。我们还在地毯上撒上土,铺上草。这个儿童的“仙境”就像一个小城市,里面所有的不同建筑物都是我们造的。在1959年我就已经是个“建筑师”了。

  Q:您工作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您希望为将来的人留下怎样的记忆?

  A: 我希望与灵感相生相伴,并将灵感物化为空间和光线。建筑物能够成为赠予他人供其欣赏的作品,建筑物与景观相结合就能形成一种特殊的真实存在——一个特殊的、既具有生命力又能激发生命力的所在。
 

上一篇:建筑工程安全防护、文明施工措施费用及使用管理规定 下一篇:未来十年建筑节能市场产值可达1.5万亿元 >> 返回 
 
技术支持:布衣设计   版权所有 2013 广东兄弟扬天特种工程有限公司